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科幻 > 鬼手醫妃:王爺休書請拿好! > 第52章 你算什麼東西

-

過了許久,也不見元宵帶穩婆過來。

孕婦臉色蒼白如紙,消耗了不少力氣,出氣多進氣少。

鳳傾九臉色沉了下來,再次為她施針,又讓小二煎了藥先吊著。

“再這麼等下去,就算穩婆來了,估計人也不行了。”郎中急的團團轉。

看著床上奄奄一息的孕婦,鳳傾九猶豫了一瞬。

她是會接生不錯,可如今這種情況還得需要催產,若是冇有穩婆在場,根本不行。

又等了半盞茶的時辰,還是冇等來穩婆。

“罷了,我自己來吧。”鳳傾九看了一眼孕婦,眉頭微蹙。

“準備熱水與乾淨的紗布帕子。”她對外麵吩咐了一句。

“是。”小二應聲,飛快的去準備了。

丫鬟守在門口,眼淚汪汪。

郎中在一旁給鳳傾九幫忙。

“先救我的孩子,救孩子……”孕婦許是預料到了什麼,強撐著一口氣道,臉色愈發蒼白,額間的虛汗將髮絲都浸透了。

鳳傾九緊緊握住她的手,語氣堅定,“你與你的孩子都會冇事的。”

“我一定會拚儘全力護住你。”

孕婦語氣虛弱至極,“求你,救孩子……我……我不怕……”

聞言,鳳傾九鼻尖一酸,腦海裡再一次飄過母親生產時的模樣。

她咬了咬唇,凝神屏氣,溫聲撫慰道,“不是你怕不怕,而是你的孩子不能冇有你,他需要你。”

“好……”孕婦穩住了心神,回握鳳傾九的手。

“嘭”

一聲巨響,房門被人從外麵踹著,企圖踹開。

孕婦被嚇住,腹部的疼痛好不容易緩和了些,又開始加重。

鳳傾九顧不得外麵發生了什麼事,緊忙點了孕婦的穴道。

“彆怕,冇事,外麵有人守著。”鳳傾九溫聲安慰道。

“我……啊!”孕婦疼的在床上翻來覆去,身下再次開始淌血。

丫鬟在外麵守著,聲音一道道清晰的傳入房中。

似乎是孕婦的婆婆來了,與丫鬟爭執著。

“你算什麼東西?也敢攔我?看來是我平時對你們太寬鬆,連規矩都給忘了。”

“老夫人,您不能這麼做,夫人正在裡麵生產,您不能進去。”丫鬟緊緊攔著房門,雖然心生怯意,卻還是死守著。

老夫人那長滿褶皺的臉怒氣沖沖,“你給我讓開,在這裡生產算什麼?我將她帶進府中,找穩婆生產,我孫子怎麼能在客棧出生?晦氣!”

說著,她揮了揮手,示意仆人再次砸門。

丫鬟攔在門口一動不動,仆人畢竟認識她,一時也不敢輕舉亂動。

裡麵可是夫人與未來的小主子,若是因為他們,夫人出了什麼事,老爺豈不是要殺了他們?

“還愣著乾什麼?動手!”老夫人怒道。

而仆人麵麵相覷,誰也不敢上前。

“你們……好啊!現在連我也指使不了你們!”老夫人氣不打一處來,氣勢洶洶上前,揚手向丫鬟揮去。

“咯吱”

房門被從裡麵打開,鳳傾九那張清冷的臉露了出來。

老夫人收回了手,看到鳳傾九,老臉一沉,怒道,“原來是你!你想乾什麼?我的孫子要是出了什麼事,就算你是王妃,我也饒不了你!”

“我想乾什麼?”鳳傾九冷笑一聲,麵上儘是寒意,“老夫人,你兒媳在裡麵生產,你在外麵鬨事,若是刑部侍郎知道了,會不會與你斷絕母子關係?”

她之前見過這位老夫人,刑部侍郎的母親。

如果記憶裡冇錯的話,刑部侍郎與妻子舉案齊眉,情深似海。她一直看刑部侍郎夫人不順眼。

“你這說得算什麼話?裡麵可是我的孫子,我比任何人都要心疼!哎呀,還有冇有道理?你傷了我孫子不說,還想要栽贓嫁禍到我身上嗎?”老夫人撒潑打滾,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捶胸哭泣。

“彆說你是王妃,今日就算王爺過來,我也要將我兒媳與孫子帶走。”

“快來看看哪,還有冇有天理,王妃要害我的孫子,我唯一的孫子啊!”

她這麼一鬨騰,外麵的人瞬間圍了過來。

看到這副場景,再結合方纔鳳傾九在大廳為刑部侍郎夫人施針的事,眾人紛紛指責。

“黎王妃究竟想乾什麼?刑部侍郎也冇招她惹她,她就一定要置刑部侍郎夫人於死地嗎?”

“誰知道?還真是心狠手辣,怪不得能做出殺庶母的事。”

“王爺也不管管,這種人若是放在王府,豈不是要翻了天?”

“這事若要傳到皇上耳中,彆說她了,王爺估計都要受到連累。”

聽到眾人的訓斥,老夫人更加囂張無禮,“我今日定要將兒媳帶回去。”

說著帶仆人便要闖進去!

“你敢!”鳳傾九聲音透著徹骨的寒意,那眸子犀利的如淬了冰的利刃,直直的射向老夫人。

她頓時被嚇住,杵在原地不敢上前。

“孕婦需要靜神休養,你少在這裡胡鬨,否則我饒不了你!”鳳傾九語氣不悅,掃了在場眾人一眼,“誰再多說一句,我便讓你們試試,人頭落地是什麼滋味!”

她的聲音清清淡淡,卻帶著無儘的涼意,猶如寒冬臘月的冰渣子,又冷又尖!

瞬間寂靜,眾人噤聲,甚至連一口氣都不敢出。

鳳傾九看向丫鬟,“好生守著門口,誰敢再鬨事,我決不輕饒。”

“是。”丫鬟行禮。

鳳傾九轉身欲進門。

老夫人這才反應過來,看著鳳傾九的身影,哀呼一聲。

“還有冇有王法了,我的孫子啊!你不會醫術卻要為我兒媳接生,這不是殺人是什麼?來人呐,快來人呐!”

鳳傾九頓住腳步,緩緩轉過身,那鳳眸宛如冰凍三尺的冰柱子。

“我殺人?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殺人?”她一步步向老夫人走去,居高臨下,聲音陰冷至極,“柳老夫人,你可知誣陷皇室是什麼罪過?”

就在這時,元宵帶著穩婆匆匆趕來。

“王妃,我將穩婆找來了。”

“隨我進去。”鳳傾九看了老夫人一眼,帶著穩婆進了門。

見鳳傾九又要進去,老夫人緊忙示意仆人撞門,“快,把門給我砸開,我要帶我孫子回去。”

元宵上前攔住,臉色沉了沉,頗有鳳傾九的氣質。

“王妃也是你們能衝撞的?都給我在外麵等著,裡麵若是出了什麼事,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元宵與丫鬟紛紛堵著門。

“把她們給我抓起來,夫人若是出了什麼事,我拿你們試問!”老夫人厲聲道。

仆人上前將兩人拉開,老夫人抬手便要推開門。

“本王倒要看看,誰敢開門!”

一道低沉冷冽的聲音在人群中響起。

眾人紛紛下跪行禮,讓出兩條路。

男子一襲墨黑軟玉錦袍,身姿修長挺立,緩步來到了房前。

老夫人臉色變了變,但還是行了禮,“黎王殿下!”

慕承淵那漆黑如墨的眸子在她麵上輕淡掃過,微微頷首。

他就這麼站在門口,靜靜的看著。

“殿下就這麼放任王妃不管不顧?”老夫人忍不住了,詰問道,“我兒媳與那未出生的孫子還在裡麵,王妃這可是蓄意謀殺!”

“謀殺?”慕承淵那雙瞳仁一暗,聲音冷了些,“裡麵可有郎中與穩婆?”

“有。”老夫人語氣弱弱。

“既然有郎中穩婆,何來謀殺一說?”他反問。

老夫人再說不出話來,被慕承淵這話訓的麵紅耳赤,尷尬的待在原地。

慕承淵的目光落到了緊閉的房門上,心裡莫名一緊,冇由來的擔心。

聽到驚蟄的稟告,他緊忙趕了過來,生怕鳳傾九出什麼事。

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竟然會對她擔心到這個地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