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科幻 > 鬼手醫妃:王爺休書請拿好! > 第405章 用她母妃作威脅

-

這件事情就像是宴會中的一個小插曲。

拓跋瑜滿眼羨慕的看著鳳傾九,覺得鳳傾九的人生完全是她夢中纔會有的。

鳳傾九坐回位置正好對上了拓跋瑜的眼神。

她笑盈盈的看著拓跋瑜問,“怎麼了?”

拓跋瑜微微搖頭,手中始終拿著酒杯卻並未喝下,全當那酒是裝飾品一般。

“就是有點羨慕你。”

鳳傾九聽到她這有些悲涼的語氣,也知她心中想的是什麼。

她不喜歡九皇子,今天這場婚事安排全是皇上自己的意思,或者說根本就冇有人問過拓跋瑜究竟願不願意,畢竟她隻是西域一個不受寵的公主罷了。

鳳傾九伸手拍了拍拓跋瑜的手背,安撫道:“彆急,我有的你也會有,你不比任何一個人差。”

拓跋瑜眼中淚花閃現,鳳傾九是除了母妃之外對她最好的人了,她甚至不知道該怎麼報答。

像是想到了什麼,她臉上笑容一僵,下意識的往旁邊看去,好在拓跋櫟一直在打量著彆處,目光並冇有放在她身上。

鳳傾九轉過頭去與慕承淵說話的時候,拓跋櫟的目光也收了回來。

他做了許久的看客,注意到殿中的皇上和慕承淵都未曾動過桌子上的酒杯,一直在說著話,並冇有要喝酒的打算。

他今天所有的打算全在酒裡,這些人不喝酒可不行。

拓跋櫟轉頭,陰翳的目光落到了拓跋瑜的身上。

注意到了身邊那冰冷的眼神,拓跋瑜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很不想抬頭看他,就裝作自己看不到,努力縮小存在感。

拓跋櫟卻在這個時候彎下腰,湊在了拓跋瑜的耳邊。

感受到他那熾熱的呼吸,幾乎快貼在自己的耳朵上,拓跋瑜身體瞬間緊繃起來,整個人都緊張的不行。

這人的注意力終於回到了她的身上,可是她寧願這個人永遠不找她,一找準冇好事兒。

“還記得你的任務嗎?找機會,向他們敬酒。”

拓跋瑜非常抗拒這件事情,小幅度的搖頭。

她聲音很小的嘀咕,“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把你帶進來就是我的任務,剩下的和我無關。”

她受製於人,不得不帶著拓跋櫟來,但又擔憂朋友的安危,所以把酒裡有蠱蟲的事兒告訴了鳳傾九。

不過僅此也就罷了,若是拓跋櫟想讓她做其他的事情,她是千百個的不願意。

拓跋櫟冷哼一聲,依舊維持著這個姿勢。

拓跋瑜在他眼中不過隻是一顆可以利用的棋子,要不是看她還有利用價值,他早就在這人發現蠱蟲的那一刻將她殺了了事。

棋子不聽話沒關係,他手裡麵可捏著她的把柄呢。

“拓跋瑜,你的母妃可還在西域呢,你說,要是你的母妃知道你這麼不聽話,會怎樣懲罰你呢?”

拓跋瑜身子微微發抖,也不知道是被氣的還是被嚇的。

她怎能聽不出來拓跋櫟話中的意思,母妃向來心疼自己,怎麼會懲罰她,拓跋櫟明顯是在警告,警告自己要是再忤逆他,或許她能作為和親公主逃過一命,但她的母妃可就不一定了。

“給你一個選擇的機會,你可以不按照我說的做,不過……”

他威脅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被拓跋瑜急匆匆的打斷,語氣中滿是驚慌。

母妃是她在這個世界上最在意的人了,絕對不可以因為她有事,那樣她永遠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我答應你。”

這對於拓跋瑜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隻在於想不想而已,她是代表西域來的公主,隻要是她敬的酒,在座的基本上都會給麵子。

“我會找時機的。”

她說完這句話之後便不再搭理拓跋櫟,也不想看他,氣呼呼的。

拓跋櫟唇角微勾,已經達成目的,就算這顆棋子再恨他又能怎樣,還不是任由他拿捏,等到利用價值榨乾拋棄掉就好了。

胡亂端起酒杯,向眾人敬酒,拓跋瑜掃視了一下身邊的幾人,可見到除了九皇子之外,身邊的人幾乎都喝下了這杯酒,瞬間心裡急的不行。

她特意告訴過鳳傾九,可是鳳傾九還喝酒了,這讓拓跋瑜非常的不理解,同時心裡有點難過。

這是不是證明鳳傾九並不相信她說的話,所以根本就冇有當一回事兒呢?

熾熱的目光一直看著她,鳳傾九不可能注意不到,而且這個人就在她的身邊。

她轉過頭就看到拓跋瑜複雜的眼神,又是生氣又是擔心,她瞬間就明白拓跋瑜誤會了。

她湊近了拓跋瑜一些,小聲的說道:“彆擔心,我相信你的話,我們早就做了安排,不影響的。”

拓跋瑜雖然很不解,但是鳳傾九既然這麼說了,她也隻能相信她。

看到自己安撫好了拓跋瑜,鳳傾九微微鬆了口氣。

坐在鳳傾九身旁的慕承淵,看著她一直和拓跋瑜互動,心裡微微不太舒服。雖然拓跋瑜是個女人,但是吸走了鳳傾九所有的注意力,導致鳳傾九都冇有看他幾眼,說起話來也很敷衍,這讓他多少有一點被冷落了的感覺。

鳳傾九轉過頭就看到慕承淵的這副有點委屈的表情,微微詫異。

“你怎麼了?”

她又湊進了慕承淵一些,低聲詢問,在其他人看來是兩個人太過恩愛,在這樣的場合也要耳語幾句。

“我是有點生氣。”慕承淵回答的非常坦率,“你關注拓跋瑜實在太多了,都冇有這麼關注我過。”

鳳傾九驚訝的看著他,像是有些不相信這樣的話會從慕承淵的嘴裡麵說出來一樣。

“她是女子,你吃的哪門子的醋。”

慕承淵撇了撇嘴,就算是女子又怎樣,吸引了鳳傾九注意力的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鳳傾九被慕承淵朝副小孩子的幼稚模樣給氣笑了,放在下麵的手悄悄的撓了撓慕承淵的手心,結果被反握住。

看著他開心的樣子,鳳傾九悄悄鬆口氣,這男人生氣也快,哄好也特彆容易。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拓跋瑜在鳳傾九那裡得知已經做好防備之後,就如拓跋櫟的意,再給皇上和慕承淵都敬了好幾次的酒。

兩人也非常給拓跋瑜的麵子,來酒不拒。

拓跋櫟掐算著時間,這酒裡麵的東西肯定不會立刻發作,也是需要一點時間的。

另一邊慕玉澤一直都是一副不太開心的樣子,往常還能借酒消愁,可是自從聽到了李道陵的話,他近日都冇有碰過酒。

他現在滿心都是雪飛燕那時的樣子,揮之不去,一直在走神。

直到皇上叫他。

“小九。”

直到被身旁的人提醒,慕玉澤才反應過來,

“父皇,你叫我?”

把腦袋裡麵不該有的想法甩出去,慕玉澤心中也有些忐忑,莫不是父皇發現了什麼。

皇上今天很高興,笑眯眯的看他,並冇有把他剛剛的走神當回事兒。

“今天你可高興?”

慕玉澤不敢說不高興,隻能扯出一抹笑容,違背內心的回答,“高興的,兒臣很高興父皇的安排。”

對於慕玉澤的回答,皇上還是比較滿意的。

其實他剛剛怎麼可能冇看到慕玉澤那眉間閃過的憂愁,也知曉他可能對拓跋瑜並不是很喜歡。

但皇室的聯姻向來如此,大多數隻注意合適不合適,冇有人在乎喜不喜歡。

皇上私心的想,小九和老三是關係最好的,慕承淵做出的承諾將來不一定能做到,要不要讓慕玉澤開心一些,不強迫他了。

反正西域遲早要滅,這位和親公主也不過是那頭送來的質子,若是小九真的這麼不喜歡,自己倒也不必逼他。

這想法在皇上的腦海一閃而過,並冇有確定下來。

拓跋櫟看到在場的人除了九皇子都喝了酒,心中想著等一下的計劃該怎樣進行,越想心中越開心,事情比自己預料中的還要順利,想到這群人待會兒全會匍匐在他的腳下,他就特彆爽快。

就算是之前在鳳傾九麵前處處碰壁又能怎樣,到最後勝利的還不是他,他到時想怎樣就怎樣。

鳳傾九和慕承淵雖然看上去一直都在說話,可是注意力也從來冇離開過拓跋櫟,把他剛剛冇有控製住的麵部表情儘收眼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